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m.ax024.com

东嬴记事

先介绍一下东东这个人——东东,出升于中国的福建省,97年他通过留学来到日本的东京,由于
学费太贵了,读完语言学校后,就没去考大学了,黑在日本打工。

他打工的店名——炙谷(就是中国的小酒家),他在里面是在做料理助理,他的上班时间是从晚上
8点到第二天早上4点。

「又下雨,东京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呀。」东东下班换好了衣服,打完卡,走到门口又回到店
里拿伞一边走,一边埋怨。

回到店里找了半天又只找到一把小伞,心想:幸好雨不大,不然要成落汤鸡了。

撑着伞走在新宿的大街上,由于是早上4点钟,又下着雨,号称不夜城的新宿,大街上也没什么人
了,他看见前面1米处正有一个女孩用手遮着头在赶路,看看四周,没看见其他人,就壮着胆子说:「
小姐,一起遮吧。」

其实他是开玩笑的,因为日本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比较有距离。想不到,只听到一声「谢谢」伞
下就多了一个人。

由于伞小,一个人都嫌不够,再多个人就更显得小了,由于是自己叫别人过来的,所以,也只好尽
量的往她那边遮,幸好离车站只有5分钟的路,很快就到了,可也把半边身子给淋湿了。

进了车站,那个女的看见东东半边身子都湿了,就不停的说对不起,东东也就很大方的说:「没关
系,没关系。」

抬头看了一下那个女的,发现还停好看的,不过由于自己是黑户口,不想惹太多事,就向前走,那
个女的也跟在后面,最后东东上了第11号站台,总武线的,想不到那个女的也跟了上来。

东东回头向她笑了一下,「你也是总武线的吗?」

「是呀,你也是吗。那正好一起走呀。」

「好呀。」东东又笑了笑说。

正好这时车进站了,上了车东东习惯的找了靠旁边的位置做下来,那个女的就坐在他旁边,两个人
都不说话,气氛很闷,东东就随口问她,「我叫东东,你呢?」

「我叫春子,刚才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女的转过身子看着东东。

「没什么,不要放在心上。」东东笑了笑说。

接下来又不知该说什么了,东东就拿出中文报纸来看,春子也拿出手机来打GAME。

在快到站的时候东东收起报纸说:「我下一站到,先走了。」

春子带着惊讶的语气说,「我也是呀。」

车到站了,东东先下车,春子就跟在后面,忽然听到春子说,「你饭吃了,要不一起去吃吧,就当
作谢谢你。」

「不了,我吃过了。」

「一起去吧,给我一次谢谢你的机会。」

「那好吧。」

出了车站,春子在前面带路,进了三千里烧肉店,春子点了盘上好的牛肉,要东东点时,东东说吃
饱了,不想要,点了一杯梅酒。

由于两个人坐在对面,东东认真的看了春子,发现她张得真不错,嘴很小,想起人家说的嘴和阴道
是成正比的,嘴小阴道也小,还有两只奶子非常的丰满,想象着摸起来的感觉一定不错。

那边春子也吃得差不多了,停下来问:「你是哪里人?」

「中国人。」

「刚才,你的伞那么小,为什么会让我一起遮呀,害得自己都淋湿了。」

东东当然不能说实话了,「没办法,谁叫我看见你一个女孩子在淋雨,怕你淋出病来。」

「你们中国人可真好,要是日本人的话,绝对不会叫,日本人都是自己管自己。」

「哈,是生活习惯吧,我很乐意帮助有需要的人。」

「我吃好了,你真的不要吗,那我们走吧。」

「那好,走吧。」

在结帐的时候春子不让东东付钱,一定要她请。走到店门口时,还在下着小雨,东东看看天,「就
让我送你回去吧。」

「那怎么行,那样的话,你不是又要再次淋雨了。」

「没关系啦,不在乎那么一两次。」

春子考虑了一下说,「那好吧。」

在路上,春子用手勾着东东的手,身子贴得很近,这样可以减少身子露在雨中的面积,柔软的奶子
就全贴在东东的胳膊上,东东享受着那柔软的感觉,有点想入非非了。

东东特意慢慢走,心想最好是可以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可惜,春子家离车站很进,只有7分钟的路
程,到了她的楼下,东东想当然又是一身的雨了。

春子看见东东身上的雨水,不好意思的说道:「要把衣服换下来,我帮你烫干。」

「那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虽然心理高兴得要死,可是嘴里还是很客气的问。

「不会,不会,上来吧。」

春子的家也很小,只有4贴半(大概9平方),加卫生间和橱房。

进了家,她要东东等一下,自己拿了件睡衣到卫生间去换,东东发现她家虽然小,但是收拾的很整
洁,看上去很舒服,比起自己的那个狗窝好多了。

春子换好衣服出来了,她给了件男人的衣服让东东换上,东东进去卫生间换了衣服出来问:「这是
谁的衣服呀?」

「这是我以前男朋友的。」春子有点伤感的说。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到时看见我在这里会不会有点不好。」

「我们已经分手了。」

「对不起。」

「没什么的。」

春子家是铺地毯的,所以她就直接把衣服放到地上烫,她也做在地上,弯着腰,在那里专心的烫着
衣服,由于她的睡衣是低领的。

东东正好正好坐在他对面,正好可以看见她的里面,发现她原来已经没有穿胸罩了,从这边看过去
正好可是看见上半球,两只奶子非常的白,非常丰满,还有两颗红的豆豆,东东在那边不挺的咽口水,
想着,要是可是上去摸一把该有多好呀。

烫完了衣服,春子转过身子把东西收起来,由于是半跪着的,所以可以看见里面内裤的样子。

东东发现她穿的是丁字裤,再也忍不住了,向前跪走了两步,一把抱住了春子,正好两只手握着两
只奶子,嘴里说,「春子,你太漂亮了,给我好吗?」

「不要、不要这样……」春子用手去掰东东抱着她奶子的两只手。

东东两只手用力一抱,春子的整个身字都往后仰,靠在了东东的身上。

「不要,不要这样……呜………呜…………」春子还在挣扎,可嘴已经被东东封上了。

(二)

可她紧紧的咬着牙,不让东东的舌头侵入,不过两只手已经不再去掰东东抱住她奶子的手了,而是
向后用力的推东东的身体,试图挣脱。

这样就迫使东东抱着他两只奶子的手更用力了。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敌得过男人在欲火焚烧时所
爆发出来的力量,两分钟后春子就放弃了无畏的努力,整个身子软了下来。

当东东发现春子放弃了抵抗,可是还是把牙齿咬得紧紧的,不让他的舌头进入的时候,就绝对改变
进攻方式,对她进行吸吻。他先吻下嘴唇,吻得很温柔,边吻边舔,还轻轻的咬,吻完下唇,就转向上
唇,就在这时,他忽然绝得有什么东西咸咸的。

再往春子的脸上看,他看到春子已经是满脸的泪水了,这时「强奸」这两个字在他的脑海中闪过,
一下子就把他的欲念吓没了一半。因为他知道如果事后春子去报案告他强奸的话,以他黑户口的身份一
定会死得很难看,而且还是国耻。

可不做也做了,现在就是停下来,也是个「强奸未遂」的罪,完了,完了,现在全完了。他现在真
的很恨自己的自制力为什么那么差。该怎么办呢,一定要想个办法来补救。

在不自觉间,他的唇已经离开了春子的唇,抱着她奶子的手,也不自觉间放开了。可春子却一点也
没有离开他身上的意思,把自己整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只是不停的流泪。这时的东东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了,可是也不敢再用手去碰触她的身体。

东东迅速整理自己的情绪,用满怀歉意的语气说道:「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该那么做,可
春子你实在太卡哇伊(日语,是可爱的意思,中国的女孩子一般喜欢别人说他漂亮,可日本的女孩子,
则喜欢别人说她可爱,所以我觉得很多的日本女孩都在装可爱)了,我实在是情不自禁。」

可春子听了眼泪流得更加厉害了,东东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把她推开不行,抱着她就更不可以
了,只好傻愣楞地跪坐在那里。

忽然,春子迅速离开了东东的身上,转过身子,一边用拳头不停地敲打着东东,一边带着哭腔说: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本来我还以为你和别人不一样,想不到,想不到你和其他的坏男人一
样的混蛋,难道,难道全世界真的就没有好男人了吗。」她越说越激动,下手也越来越大越重。

「对不起,是我不该做出那种伤害春子你的事,是我混蛋。」春子那种柔弱女子的拳跟本就没办法
伤害到东东那超级壮,还练过两年自由搏击的身体,可东东还是觉得很疼,是心疼。

看着春子那张雨打梨花,我见犹怜的脸,已经忘掉了自己可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而是真的感到自
己做错了,自己已经伤害了一个女孩子的心,他为此感到万分的内疚。

「不知怎么样才能弥补我所放下的错误,我一定会做到最好。」

春子不说话,可敲打东东的手并没有停下来,不过力量越来越弱了,她整个人也好象快要脱虚了,
身子晃来晃去的。

东东怜惜的看着她,用右手轻轻地抓住她还在敲打的手,慢慢地把她拉向自己,同时左手绕到她的
腰后面,轻轻的抱着她。

这时,东东已经完全没有欲恋了,我只想要保护眼前的女人,不惜一切代价去保护她。

这次,春子没有拒绝东东抱着她,而是把轻轻的靠在东东的胸口。

「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补偿我对你犯的错。」

东东看着春子那只发红的小手,把它移到面前,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时春子在东东的怀里打了个哆嗦。

「很疼是吗,对不起呀。你家有没有药,我来帮你搽一下。」

春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东东放开她的手,绕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抚摸她的背部,动作很轻很轻,就象在抚摸着一个珍爱的
古董,充满了柔情。

「唔……」春子开始扭动起来,呼吸声也明显的加重了,可是她好象并不是在拒绝,因为她垂下的
双手,也绕到东东的背后,抱住他。而且,力量在不断的加大。

东东也感觉到怀里春子的变化,「怎么啦?」他并没有停止他的动作。

春子没有回答他,只是抱得更紧了些。

东东停止了动作,两只手扶着她的肩膀,轻轻的推开了一点点距离。他看见这时的春子满脸通红,
本来大大的眼睛现在半眯着,两只嘴唇微微半启,象是在等待着什么。

东东一下子被迷住了,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蜻蜓点水般的,可真要离开的时候,春子抱住他背后
的手,突然勾住他的勃子,不让他离开,嘴迎了上去吻住东东,还把舌头伸进东东的嘴里。

东东一下子愣住了,他不明白,刚才还拼命挣扎的春子,现在为什么会自动献吻。不过他没有犹豫,
开始品尝那甜美的小舌头,手又开始在春子的背部抚摸起来,刚才还不觉得,现在才发现,春子的背部
是那么的充满肉感,由于春子没有带胸罩,所以摸起来,特别的舒服。

春子抱着东东的手更用力了,好象要把自己整个溶到东东的身体里去。

「我要,我快受不了了……」春子离开东东的嘴,双眼充满了情欲。

东东把手移到她的前面,去摸那丰满的奶子。

「不——」春子打了个寒颤,抓住东东那只摸奶子的手。

东东不解的看着她。

「不,不要动它们……」春子的眼里充满了哀求。

春子把东东的手向下移,移到她那没有一点多余脂肪的腹部,再移到她的阴部。

东东虽然很疑惑春子为什么不喜欢他摸她的奶子,但是也没有时间考虑,因为他知道现在的春子很
想要,而他自己的小弟弟也已经硬得发疼了。

东东摸着春子的阴部,春子已经全身失去了力气,整个人瘫在东东的身上。

但是由于隔着一层内裤,东东觉得很不过瘾,就把春子放在踏踏米(日本和式的房间里,都是铺这
种叫做踏踏米的草席,踏踏米是有规则的,一块踏踏米的尺寸是大概2平方米,所以日本人算房间面积
时也是说几帖踏踏米,睡觉就是在踏踏米上铺个床垫,人睡在上面,起床后把床垫收起来放进壁橱里去,
这样才不会占有有限的空间)上,抽出那只抱着春子腰的左手,掀起春子的睡裙,准备把它脱掉,但是
春子阻止了他只让睡裙退到奶子以下的地方。没办法,东东也不去勉强。

东东朝阴部看去,发现小小的丁字裤本来就没多少的布,现在都快湿透了,又摸了两下,觉得不过
瘾,就去脱。这次春子很合作,微微的抬起屁股,让东东很容易就脱了下来。

只见春子的阴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齐,显然是经过精心修剪的,把她的两只脚抬起来,整个阴部
都呈现在眼前,稍微有点粉红色的阴蒂,已经硬得跟相思豆一样了,淫水在不停地向外流。用手摸了一
下,觉得好软,好湿。

东东把她的两只脚靠在肩膀上,腾出两只手,翻开她的大阴唇,里面粉红色的在淫水的浸泡下有点
闪闪发光,阴道口也很小,东东想:大家果然没骗我,小嘴的人,这个洞洞也是小的。

东东把脸靠近它,闻了闻,没有一点异味,知道她一定每天都把它清理得很干净。舔了一下干燥的
嘴唇,把嘴贴上去,亲了一下,然后伸出舌头在那里舔了两下,感觉有咸。

「喔……」春子轻呼了一声。

东东本来还想继续,可小弟弟实在是涨得难受,就起身迅速脱去衣裤,扑到春子的身上,用一只手
支撑身体,一只手一边抓着小弟弟,一边摸索着洞口。找到了,由于洞口经过淫水充分的润滑。腰一挺
进去了。

「喔………」

「喔…………」春子和东东都呼出声来。

原来春子是因为东东的小弟弟太大了,又很长,一下子就插进去,把洞里面添得满满的,就象快爆
出来一样,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有点疼,但同时也感到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从下面涌向全身,整个人
就象快要飞起来。

而东东则是因为春子的洞太小了,周围的软肉把他的小弟弟紧紧地包住,那种感觉真是太美了。

东东快速的插了两下,就停了下来。

哇,不行了,东东感到自己七年没碰过女人的小弟弟快爆炸了(东东是在七年前和他的第一个女朋
友分手的,也就是在来日本的那个时候,那以后他都没干过女人,甚至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高潮来
得太快了,心想:不行,现在如果射出来,春子一定被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一定会很难受,那么下
再想干她的话,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而且自己还没有好好的享用身下的这个人间犹物,怎么可以就这样
结束了呢。

东东拔出小弟弟,让它先透透气,停止刺激它。

「唔…………」春子感觉到那个令她欲仙欲死的小弟弟离开了她的身体,而且没有要再插进来的迹
象,不满抗议着,充满情欲的眼睛不解的看着东东。

「你的洞洞太厉害,把我的小弟弟弄得太舒服了,我要让它出来先透透气,不然他就要射了,那时
候把你吊在半空中,你会很难受的。」东东笑着说。

春子的眼里充满了感激。两只手勾住东东的脖子,用两片微微颤抖的嘴唇吸住东东的嘴,两个人激
烈的吻起来。

东东尽量把注意力集中在和春子的接吻上,让情绪不那么的激动。

大概5分钟左右,东东感到自己已经平静下来了。

「准备好,现在有要开始了。」

(三)

**********************************************************************

有人觉得东东这个名字很孩子气,可是这个名字是在我玩一个网络游戏时帮派里的朋友给起的。

我觉得很有亲切感,现在很多人都离开了,不玩那个游戏了,为了纪念我和他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所以我用了这个名字,还有关于东东在日本7年没有碰过一个女人,是因为他爱一个女人爱了10年,
可和他上床第一个女人却不是那个他爱的女人。

本来他是想用他别的女人代替那个他爱的女人,可到后来才发现爱情是不可以代替的,所以他才离
开了他的第一个女人,最讽刺的是他爱的那个女人从来没有爱过他,只是把他当成替补的。

最后他才伤心的离开,10年时间是按从他爱上那个女人到他最后的离开,也就是在碰到春子的前
两个月。

********************************************************

春子不说话,只是把东东抱得更紧了。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东东不用手去找小穴,小弟弟自己就已经可以很准确的进去了。这次是一插到
底。

「噢…………」春子的头用力地向后仰,小嘴微微的张开。

东东的小弟弟开始卖力的耕耘着,每次都没有全插进去,都只到一半,就拔出来,这样可以加快抽
插的速度。

春子的小穴紧紧裹住东东的小弟弟,小弟弟每次的进出都把小穴里的嫩肉翻出来。

「啊…………啊………啊…………」春子微张着嘴,伸出舌头舔着下唇,并尽情地叫着,好象是在
告诉全世界人她现在的快乐。

「太大声了,被邻居听到就不好了。」东东心想。就用嘴去封住她的嘴,用力地吮吸她的舌头。

「呜……呜…………」春子叫不出声来了。

春子的两只手抱得更紧了,双脚死死也勾住东东的腰,最后整个身体竟然离开踏踏米,吊在东东的
身上,随着东东每次的抽插而不停地上下起伏。

淫水不停地往外流,身下的踏踏米已经湿了一大片了。因为淫水太多了,随着小弟弟在小穴的进出,
不停地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啊……啊……啊………」春子太兴奋了,拼命地摇头,挣脱了东东的嘴,又开始叫了了,下身也
在开始地摇。

不摇还好,一摇东东就受不了了。他知道自己快射了,赶紧加快速度,没过两下子,他就知道自己
不行了,最后一下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插进去的,然后开始在小穴里尽情的喷射,把7年了所聚集的能量
全部射进去。

随着东东最后一下插进去,春子被顶得叫不出来了,只是大大张着嘴,确发不出声音来,接着浓浓
的精液,烫着她穴里的嫩肉,由生以来从没有过的感觉向她涌来,她全身开始发红,全身都用不上力,
四肢开始颤抖,慢慢地松开了紧紧抱着东东的手脚,她感觉到自己正被一种酥麻的感觉淹没,连思想都
短暂地停止了。

东东也没有力气了,翻个身子,从春子的身上下来,和她并躺着,大口大口的喘气,等呼吸稍微平
稳了,转过身子,伸出手,也把春子的身子转了过来。只见春子满脸通红,紧闭着双眼,小嘴微张着,
胸口在不停的起伏,就凑过脸去,在她的嘴上轻吻了一下。

「我可以睡在你怀里吗?」春子慢慢地睁开眼睛,眼里充满了柔情。

「当然。」东东伸开手臂,把春子轻轻地抱在怀里。

春子枕着东东的手,整个人都缩进东东的怀里,呼吸慢慢的平稳了。

东东看着怀里的春子,在她的头顶轻吻了一下,由于上了通宵的班,再加上刚才的剧烈运动,一股
睡意袭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东东忽然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睁开眼睛,看见春子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怎么啦?」东东笑着说。

「没,没什么……」春子红着脸说。

「真的吗?」

「不告诉你。」春子的头又缩进东东的怀里去了。

东东看了下手表,17点了,在春子的头上轻吻一下说:「我要先回去拿点东西,然后去上班。」

「这就要走吗,不可以多呆一会儿吗?」春子仰头,眼里充慢了不舍。

东东吻住她的嘴,直到两个人都快喘不过气来,看着春子那张微红的脸,「是呀,要不上班就来不
及了。」

「那明天还可以见到你吗?」

「只要你愿意!」

「那明天我在站台上等你。」

「好,第一班车哦。」

「是,是的。」

东东起身穿好衣服,走到门前,转过身子说:「我走了。」

「等一下。」春子跑了过来,抱住东东,拼命地吻他。

东东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摸着她没有穿裤子,光滑的屁股,慢慢的摸到她前面的小穴,摸着摸
着,里面慢慢的开始有水流出来了。

春子娇喘着,忽然推开东东。

东东不解地开着她。

「再摸你就走不了了,快走吧。」春子打开门,自己缩到门后,把东东推出去。

东东走到楼下,抬头看看天,觉得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有点象是在做梦。再看看表,已经17点30
分了。

「来不及了。」就加快脚步,飞快地往家里赶,到了家里踢掉鞋子,奔到电脑前快速地打开电脑。

「今天去哪里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呀?」王强走过来问。(王强是东东的室友,是来日本才认识
的,以前在一个会社上过班。)

「没有,去朋友那边玩。」东东随口回答了一句。

「哦,我去煮饭,等下一起吃吧。」王强走开了。

「谢谢。」

上了QQ,一下子就弹出一条信息,是小桥流水发来的。

「哈,你今天迟到了,」(小桥流水是东东的女网友,在中国时就在网上认识了,后来她也来了日
本。东东知道她也是一个人,老想约她出来见面,如果长得好看的话就泡她,可是她老是找理由拒绝,
但是约东东每天17点在QQ上聊天。)

东东迅速地回过去,「是呀,由于有点事,耽误了,不好意思。」

「没关系啦,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我们每天这样聊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们见面吧。」

「我还没有准备好。」那边等了好久才回过来一句话。

「那算了,你慢慢准备吧。」东东不知怎么的,觉得很恼火,狠狠地合上了电脑。

东东一个人坐在那里,脑海里开始想着今天发生的事,觉得很不可思意,同时那个春子也有点奇怪,
干都肯让他干,却不让他摸她的奶子,真是想不通。

直到王强叫他吃饭,他才反应过来,发现都18点40分了,快速地扒了几口饭就拿着包冲出去了。

整个晚上东东都没心思上班,脑海里全是春子在他身下娇喘的样子,好不容易盼到下班。换好衣服,
抓起包就往外赶。

赶到站台上看到春子已经等在那里了,眼睛不停地往楼梯口看,看见东东上来了,就快步走上前去,
到了跟前停住,抬起头,看着东东。

这时,电车到站了,东东拉住春子的手,进了电车。坐在老位置上,春子坐在旁边,却把上身扑在
东东的大腿上。

东东摸着她那柔顺的长发,慢慢地就摸到了她的背,东东觉得春子的背部好象非常有肉感,摸着摸
着,就用手指在上面划起圈圈来。

慢慢的,他感觉到春子的双手抱着他的腿抱得紧紧的,身体还微微的发抖,两只脚也不安地动着。

「怎么啦,病了吗?」东东停下手里的动作,关心地问。

「没有、没什么……」春子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到站了,东东扶起春子,发现她满脸通红,而且全身软软的,「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快走吧。」春子催促着。

路上春子双手紧紧地抱着东东的右手,脚步却很快,跟昨天完全不一样。

(四)

东东简直就是被她拖到她家的。

一进门,春子用脚踢上门,抱着东东疯狂地吻着,东东被弄得有点儿不知所措。

春子开始脱东东的衣服,不,应该说是扯。扯掉了衣服,春子的小嘴向下移动,还伸出小丁舌,边
吻边舔。

首先到达的是胸部,春子迅速占领东东的乳头,先是吻,然后舔,最后还用牙齿轻轻地咬,她的手
也没有闲着,已经伸到东东的下面,隔着裤子对小弟弟进行按摩。

「喔……」东东爽得叫出声来了,从来没被弄过乳头,想不到男人的乳头被吻,也会是那么得舒服,
小弟弟也被弄得死硬死硬的。

春子从胸口吻到肚子,然后蹲下身子解开东东的皮带,把东东的内外裤一起褪到了脚跟,呈现在她
眼前的是一门被烧得通红的小钢炮。

春子先用小丁舌在龟头上舔了舔,然后把整个龟头都塞进嘴里去了。为什么说是塞呢,因为春子的
嘴小,要想让东东那怒目横张的小弟弟进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春子的小嘴紧紧地裹住龟头,开始慢慢地套弄。舌头也没有闲着,舔着火红的龟头,并开始顺时针
打转,最后竟然用舌头分开马眼,舔里面可以说是男人全身最脆弱的嫩肉。

「噢……」东东觉得自己全身无力,爽得快飞起来了,两只手只有扶住春子的头才能使自己站稳。

春子听到东东爽得叫出来的声音,就更卖力了。又弄了一会儿,春子吐出龟头,开始舔东东的阴茎。
舔完阴茎,张嘴把卵蛋含一个进嘴里,用小丁舌轻轻地爱护它,还不时的用两片嘴唇对它进行轻轻地挤
压。弄完一个有换另一个,当然她的手也并没有闲着,握住阴茎,慢慢地套弄着。

「呼……呼……呼……」东东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了,他感到自己快到高嘲了。微微弯腰,抓着春
子的肩膀,准备把她扶起来,拨光她的衣服,然后再疯狂地占有她。

「再等一会儿……」春子轻晃了一下,挣脱东东的手,走到一旁倒了一杯热水,然后又往里面加了
点冷水,用手指试温度。

东东站在那不解的看着春子。

春子试了几次,试到水温正好的时候,喝了一小口,然后走到东东的身前,蹲下身子,又把东东的
小弟弟塞进嘴里去,并前后套弄着。

「噢……」东东感觉自己的小弟弟被烫了一下,原来春子刚才喝了一口水,并没有把它吞下去,而
是含在嘴里。

现在是春子嘴套弄;舌头舔龟头;再加上温汤的刺激,这3重的刺激,使本来已经非常兴奋的东东
再也受不了了。他感到自己的龟头充血已经充到快爆炸的地步了。

东东再也顾得什么要怜香惜玉了,两手使劲地按住了春子的头,就对着春子的嘴开始疯狂地抽插,
不过幸好他还记得现在干的是嘴,没有把整根小弟弟插进去,不然的话,那真够春子她受的(现在这个
时候春子如果想挣脱那是不可能办到的)虽然没有整根进去,但是东东感到即使是操骚穴都没那么得舒
服,特别是春子口里含的那口温水,烫得他的小弟弟好舒服呀。

春子并没有反对小嘴被东东当作骚穴操,两只手抱住东东的屁股,小手指还在东东的肛门口轻轻地
抚摸。

东东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强烈的刺激,再加上肛门口被春子的小手一弄,又疯狂地抽插了十几下就
要射了,在快射出来的时候,东东准备把小弟弟从春子的嘴里抽出来。

这时春子也从东东臀部肌肉的收缩,感觉到东东快要达到高潮了。见东东放开按住她头的手,准备
让小弟弟离开。就死命地抱住东东的臀部,嘴加快了套弄的速度,舌头也更卖力地舔了。对脆弱的马眼
进行凶猛的进攻。

东东再也忍不住了,双手又重新按在她的头上,开始疯狂的射精。

春子的嘴里本来就含着水,现在再加上东东的精液,很快就容不下去了,不过她没有让它流出来,
而是和着水把精液全部吞下去了。等东东射完了之后,春子用她那灵巧的小丁舌帮东东把小弟弟清理干
净。

东东的小弟弟离开春子的小嘴,也蹲下身子,捧着春子的脸,在她的嘴上轻吻了一下。

「快乐吗?」春子微微的喘着气,声音有点变了。

「你的声音怎么啦,怎么有点变了。」东东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注意她的声音。

「还不都是你,你的小弟弟那么粗,我的嘴又小,要想容纳它还真不容易,所以我只好努力地张大
嘴巴,时间久了就会比较酸,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春子回吻了他一下。

「真对不起,让你难受了。」

「别管这些,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快乐吗?」

「快乐,我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

「从来没有?你和有过很多女人吗?」

「不,你是第二个,7年前我有过一个女朋友,就你们两个了。」东东赶紧解释。

「真的吗?」春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东东。

「真的,我向你保证。」东东有点急了,就差发誓了。

「小傻瓜,我又没说你说的是假的,不过我也没有资格去问你这些,和要求些什么。」春子用小手
指点了一下东东的额头,说到最后春子竟有些伤感。

东东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用温柔的吻,来表达自己对她的怜惜之意。

春子轻轻地挣脱东东的吻,用两只手捧着东东的脸,问:「我好看吗?」

「好看,好看。」

「那你还等什么,来吧,来爱我吧,用你喜欢的方式来爱我。」春子躺到踏踏米上,张开双手,一
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东东扑在她的身上,开始吻她,不过是从额头开始的,沿着眉毛,眼睛,鼻子,一路吻下来,用的
是湿吻的方式,边吻边舔。

春子身上的衣服,也随着他的吻,慢慢的被解开了。当东东的吻到达春子奶子的时候,被春子阻止
了,「不要碰它们好吗,求你了。」

东东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可以碰她的胸部,不过也没有去问。

东东绕过春子的奶子,又一路吻下去,不一会儿春子的上衣没了,不过还带个胸罩。

当东东吻到春子芳草地带的时候,用嘴巴咬住那些柔软的嫩草轻轻的拔,春子的身体在扭动着。再
下来就是小嫩穴了,昨天太性急没有好好的疼爱它,今天由于刚才已经射过一次了,虽然下面的小弟弟
又开始慢慢地硬起来了,不过没有那么难受,所以今天一定要好好的疼爱它。

东东先是含住左边的大阴唇,用舌头舔,用牙齿轻咬,还往外轻轻拉了拉。

左边完了换右边。当东东弄完大阴唇后,用两根手指张开大阴唇,整个粉红色的阴部就露了出来。

阴蒂已经涨得很大了,小嫩穴也在慢慢的流着水,东东用嘴咬住阴蒂,用舌尖舔它。另一只手也没
有闲着,把中指伸入小嫩穴中,并飞快的进出。

「啊………」春子忍不住叫了出来。春子移动了一下身子,抓住东东的小弟弟,又开始用嘴帮他套
弄起来。

随着东东手指的进出,春子的小嫩穴里的水被带了出来。踏踏米被春子的淫水弄湿了一大块。东东
改用舌头去舔那个嫩穴,用沾满淫水的手指去拨弄阴蒂。

舔着舔着,最后整根舌头都插进嫩穴里去了。

「啊……」春子兴奋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东东坐直身子,让春子侧躺着,然后提起她的一只脚,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由于小嫩穴经过了充分
的润滑,小弟弟很容易的插了进去。两只手抱着春子的洁白的大腿,小弟弟在春子的小嫩穴中飞快的进
出。

干了一会,东东绝得不是那么得舒服,就放下春子的脚,把春子翻转过来,让春子扑在踏踏米上,
用手把她的两只脚分开。自己跪在春子的两脚中间,用手把春子的大屁股提了起来,小弟弟从背后插进
春子的嫩穴中,然后一只手扶着春子的屁股,一只手抚摸着春子那光滑,性感的背部。

「啊……啊……」才干了几下,春子就忍不住叫了起来,而且声音是越叫越大声。

东东害怕被邻居听到,就放下春子,自己躺在踏踏米上,然后示意春子坐上去。

春子扶正了东东的小弟弟,然后坐了下去,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慢慢地动着。

东东空出手来,就去玩春子的阴蒂,春子开始加快速度了,春子每次都坐到底,还一边坐一边摇,
东东也配合着春子往上顶,所以春子就象是东东顶上去,又自动落下来,如此不断地重复着。

最后春子和东东同时达到了高潮。

春子无力得扑在东东的身上。东东怜惜地抚摸着春子那光滑的充满肉感的后背。

东东闭上眼享受着高潮带来的美好感觉;感受着春子那带着胸罩的大奶子顶

着胸口的感觉;还有抚摸春子背部的手,传来的那种滑嫩的感觉。

东东发现由于春子不肯让他碰她的奶子。不知不觉,春子的背部成了他的手最常流连之地。

不过春子的背确实很美,以完美来形容它,是绝对不过分的。

东东干过的女人不多,但是女人的背倒是见过不少(日本的娱乐场所,晚上的陪酒女郎,多数是以
晚装出场的,而又以那种背部开得很底的那种居多,有的干脆就穿那种全露的露背装)可象春子那样完
美的背,却从来没见过。

(那些女人的背都有暇砒,有的是满背的黑点;有的是骨瘦如柴;还有的更离谱,竟然还有疤痕。
不过东东也很佩服那些女人,既使没本钱,却还敢穿露背装。好象就怕别人看不见她的缺点似的。)

「喔……」春子的身子又开始扭动起来,开始吻东东的勃子和胸膛。

东东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用两只手扶着春子的肩膀,把她推开一点距离。只见春子又是满眼含春。

「哇,这么快又想要了,你还真色呀。(东东本来是想说骚的,可以他的知识,没发现日语中有那
个词,所以就用色代替)」

春子本来被欲火烧得很红的脸更加红了,「还不是你弄的,你还敢说,你真坏……」说完就把脸埋
进东东的胸口,不让他看。

「真的吗,刚才我可什么都没做呀,怎么会是我弄的呢。」东东是一脸的无辜。

「还说不是,谁叫你那么喜欢摸人家的背,弄得人家好难受,想歇一会儿都不可以。」春子轻咬东
东的乳头。

「哦,是你的背太好看了,所以我一见到它就忍不住摸它,可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的背非常的敏感,只要一被喜欢的人碰到就很容易引起兴奋,不过这也是我昨天刚知道的。」

「哦……有这样的事呀,那我以后可要多摸摸。但是怎么说是昨天刚知道的呀。」

「因为以前从来没有人真正的怜惜过我,包括我以前的男朋友,都是一性起就把我按到地上干我,
要不就是变出各种花样,弄得我难受死了,好象看见我难受是他最高兴事似的。」说到最后,春子都快
难过得哭出来了。

「好了,不要想以前那些不快乐的事情了,以后有我在,我一定会好好的爱惜你,保护你,不让任
何人欺负你。」

「真的吗?也许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再也不理我了。」

「不,绝对不会有那种事。我会一直守候在你身边。」说这句话虽然是诚心的,但是连东东自己都
不敢保证会不会实现,因为他是黑户口,什么时候被抓回去都不知道,还保证什么。

虽然和日本的女孩,也就是春子结婚就可以长期呆在日本了,可是东东不想用婚姻来做交易,除非
有一天春子自己提出结婚,而且必须是以爱为基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东东并不喜欢日本这个国家,
他在这边完全是为了打工赚钱。

赚到一定的钱他就会回去,回中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他来日本的目的可不是在这边为那些日本
鬼子打一辈子的苦工。

「好了,别说那么远了,我只想抓住现在,对未来的事不要那么在意,那样会活得更快乐些。」春
子打断了东东的思绪。

接下来他们又干了一次,两个人都累得不行了,最后抱在呼呼大睡。

等东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7点了,也就没有回家,直接赶去上班了。由于白天连干了3次,整个
晚上都有点精神恍惚的,幸亏店里不忙。

第2天也就直接到春子家,当然做爱还是免不了的,东东也不想免,毕竟7年没干过女人了,现在
有了一个,还不拼命呀。

后来春子提议让东东搬到她家,这样东东就不用两边跑了。不过由于她的家小,东东的行李还是留
在原来的家里没搬过去。

王强也很够意思,说既然人不住在这里,那房租就不用付了。可东东过意不去,提议他的东西还是
放在那边,不过他要出4分之1的房租,最后王强也同意了。

(王强会那样说的原因是因为房子是以东东的名义租的,如果东东退掉房子的话他就没地方住了,
在日本租房子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

但是春子家没有家庭电话,上不了网,东东也就和小桥流水失去了联系。

【全文完】'/>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游戏 欢乐生肖|备用域名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精彩小视频
  • 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欢乐生肖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的微博 色狼网
  • 欢乐生肖|开户 欢乐生肖首页 欢乐生肖APP 欢乐生肖彩票 最新在线AV
  •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聊天室 欢乐生肖的微博 欢乐生肖,欢乐生肖网 - 欢乐生肖官网 青青草视频
  • 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玩法 -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首页 桃花岛在线视频7
  •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欢乐生肖平台 强奸乱伦1
  • 欢乐生肖—注册 欢乐生肖聊天室 Toyou 欢乐生肖计划 欢乐生肖|计划软件 成人三级片
  • 欢乐生肖 -官方首页 欢乐生肖|首页 欢乐生肖线路|玩法-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聊天室 重庆欢乐生肖 电影天堂1
  • 重庆欢乐生肖走势图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免费计划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聊天室 久久热
  • 欢乐生肖全天在线计划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代理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首页 热播在线
  •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玩法 欢乐生肖|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互动交流网站 欢乐生肖彩票 免费福利视频站
  • 欢乐生肖代理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微信群 欢乐生肖|官网 欢乐生肖|首页 爱操逼的小穴穴
  • ©2019 欢乐生肖|聊天室 欢乐生肖线路|玩法-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备用域名 欢乐生肖线路|玩法-欢乐生肖官方网站 欢乐生肖 -官方首页 大鸡吧 sitemap.xml

    客服电话:17605554621

    联系人:陈磊

    公司地址:潮州市潮安区庵埠镇砚前环城南路与潮汕公路交界处

    备案号:粤ICP备01007544号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